002010.SZ

新聞資訊

傳化以幸福員工、成就客戶 、引領產業為使命

從倉儲到運輸,傳化智聯是如何實現物流全流程數字化的?

2018-03-13

C596001C53AC77971325E40C2E61C6472C972251_size66_w740_h430.jpg

公路貨運界的菜鳥網絡

說到傳化智聯,很多普通大眾或許會感覺陌生,但如果稱之為“公路貨運界的菜鳥網絡”,大家便明白它是做什么的了。

在傳化智聯副總裁項天成看來,外界將傳化智聯和菜鳥網絡對標有一定的道理,但也不全對。

傳化智聯和菜鳥網絡的模式本質上是相通的,都是基于大數據和線下樞紐,縮短貨物運輸的時間,減少周轉次數。但傳化智聯做的事情更加復雜,因為它面向的是以生產制造業為主的B端市場,需求更加多樣化。

“不同行業需要運輸的東西千奇百怪,比如桶裝的化工原材料,散裝的沙子、煤,對運輸要求非常高的電子器材和精密儀器等。”

這就意味著傳化智聯必須制定很多個性化的解決方案,不單是信息化系統,還有線下的硬件設施和定制化服務。

和菜鳥網絡一樣,傳化智聯并非物流服務的直接提供者,而是服務的組織者。

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,中國的生產制造和物流行業都是粗放型經濟。隨著國家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戰略的推進,生產制造環節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,“智能制造”“工業4.0”“機器換人”等概念深入人心。

但物流行業——尤其是公路物流仍停留在散、小、亂、差的狀態。從業人員的專業素養、行業的信息化水平都比較低,物流行業越來越成為了實體經濟的一塊短板。相關數據顯示,在德國物流占企業生產成本的比例不到15%,而在中國這項數字平均超過了30%。

“公路物流市場有多達700萬家注冊的物流服務提供商,其中大部分是夫妻老婆店,他們的服務能力無法滿足制造企業的訴求。我們的目標是把這些服務提供方組織好,幫助他們提升服務水平。”項天成對雷鋒網說道。

為此,傳化智聯根據各個城市的制造業分布情況共布局了100多個公路港,其中40多個已經投入運營。

“我們計劃在2020年之前,打造10個樞紐、160個基地,總共170個骨干節點。目前看來,這個目標應該能夠提前實現。”

智慧物流的第一步是數字化

人、貨、車等物理設施的增加必然導致成本等比例增長,但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卻可以推動“人、車、貨、場”的重構和升級,實現服務能力的躍升。

近兩年,以菜鳥網絡、京東物流為代表的物流企業紛紛舉起了“智能化”的大旗,加快了無人倉等先進技術的研發。作為物流行業的“老人”,傳化智聯自然不甘落后,傳化集團董事長徐冠巨曾表示:“我們的目標是將傳化智聯打造成一家數據驅動的技術公司”。

項天成認為,智能的本質是計算,而計算的前提是數據。因此,數字化是實現智慧物流的第一步,也是最重要和艱難的一步。

物流的數字化可以分成兩類,一類是實體的數字化,即把人、車、貨、場等實體映射到數字空間;另一類是事件的數字化,實時記錄人、車、貨、場的關系變化,比如某個人正在裝卸貨物等。

事件的數字化比較困難,其實現途徑主要有兩種:一種是UGC,比如用戶通過傳化智聯的系統下了一條訂單,這就生成了一條數字化信息;另一種是利用物聯網技術讓機器自動創建數據,比如集成了AI技術的攝像頭可以自動分析畫面內容生成數據。

聯手海康推動物流行業智能化

對于傳化智聯來說,2018年是全力推進數字化進程的重要一年。剛剛過完春節,它便宣布了一項大動作——與海康威視簽署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。雙方將圍繞智能城市物流中心、智慧物流、智能倉儲、供應鏈金融等方面展開深入合作,共同推進物流行業智能化、數字化、平臺化轉型。

城市物流中心是物流網絡的核心,它不僅要給司機提供車、貨匹配服務,也是他們的消費、休閑和作業場所,這些場景都需要監控和分析。

傳化智聯在公路港的入口部署了很多智能攝像頭,車輛進入時它會自動拍照和識別車牌、車標、車長、車身顏色等信息,并關聯業務系統,分析這輛車之前是否來過,屬于哪家物流公司,上一次來是什么時候。基于這些信息,傳化智聯就可以對公路港的運營做很多優化和改進。

傳化智聯的公路港以前需要養一支龐大的安防隊伍,定期在各個公路港巡檢,看有沒有火災隱患和違章停車、亂堆貨物等行為。引進海康的機器視覺技術后,這些工作就可以靠機器完成了。不僅節省了人力,還能讓公路港更加安全高效地運轉——車輛進出更加順暢,貨物堆放更加整齊,裝卸更加便捷。

公路港本質上也是一個倉。傳化智聯在2017年初成立了云倉業務版塊,云倉雖然很新,卻是傳化智聯非常重要的一個版塊。

傳化智聯和海康威視簽署《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》之前,雙方就已經在云倉方面有所合作,合力打造了傳化云倉智能一號倉。

“怎樣讓貨物進出效率更高,時效更快,成本更低,是倉儲領域的重要課題。海康旗下的機器人公司研發了很多優秀的貨運機器人、分揀機器人等。他們提供了非常優秀的硬件和調度系統,而我們在具體的業務場景中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,知道如何將它們與業務系統銜接,將我們的經驗固化到系統當中。”項天成對雷鋒網說道。

云倉概念并非傳化智聯獨創,菜鳥和京東等都建設了自己的云倉。和很多公司的云倉相比,傳化智聯的優勢在于有自己的公路港,這使得它能夠更加高效快捷地服務于客戶。項天成認為,云倉從技術上來說不難實現,“只要引進一些高、精、尖的人才就可以做到,但這種基礎資源的優勢短時間內是很難趕超的。”

具體業務層面,傳化云倉與電商平臺的云倉也有所不同。2B的倉庫可能一天最多只有100個訂單,但是訂單很長,一個訂單就有幾百件貨或幾千件貨。2C的倉庫可能一天下來幾千個訂單,但是也就幾千件貨。C端訂單通常以件為單位,B端訂單則按箱計算,貨物非常重,這就要求在流程上做很多優化,越簡單越好。

貨不是在倉里就是在去倉的路上

物流行業常說這樣一句話,“貨不是在倉里就是在去倉的路上”,加快商品的周轉速度實現零庫存是所有生產者的終極理想。

除了倉儲,運輸環節的效率優化也有很大提升空間。比如利用物聯網技術監測車輛的運行狀況,基于發動機的數據分析是否存在安全隱患。或者監控和分析駕駛員的行為,觀察其是否有不良駕駛習慣,并在危險發生前為司機提供預警。再比如基于運籌學等數學方法進行人、車、貨的匹配和調度,規劃車輛行駛路線等。

項天成向雷鋒網介紹,傳化智聯的分撥中心每天都處于“不平衡”的狀態。“早上車在外面跑,下午四五鐘的時候都要回來,晚上八九點的時候又要發車。高峰期在四五點和八九點鐘之間,這個時間段非常繁忙,車輛進出經常要排隊。”如何利用算法讓總體的排隊時間最短呢?傳化智聯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努力。

但傳化智聯并沒有“關門造車,自己重新發明輪子”,而是積極引入外部力量;比如聯合頂尖高校的學術力量一起優化算法;參考國外成熟公司的計算方法,結合實際業務場景和豐富的實戰經驗進行計算優化。

靈活引用外部的先進技術和方法,再結合自身在物流領域的專業知識和經驗,賦能給其他物流服務提供方,是傳化智聯一以貫之的經營哲學。

物流行業的數字化才剛剛起步

相比同行,傳化智聯已經在物流數字化方面走在了前列,但項天成認為,放眼整個行業,物流的數字化才剛剛起步。

“從提貨到干線運輸,再到轉撥、區域配送,物流行業環節眾多,中間任何一個環節斷掉了,都不能算真正實現了數字化。以前很多公司認為用軟件打印訂單就是數字化了,其實不是的。”

對于智慧物流的未來,傳化智聯看得非常清楚。“我們的公路港是共享的,未來的倉是共享的,未來的車子是共享的,他們統一向物流大腦輸送數據。傳化智聯希望做到未來物流行業的動力源不是柴油和汽油,而是數據。”傳化集團董事長徐冠巨曾這樣描繪道自己心中的智慧物流藍圖。

實現這一藍圖,傳化智聯需要的除了時間,還有所有人的配合,因為“物流數字化不僅是技術問題,更是理念問題。

26uuu-26UUU.COM-26uuu免费-26uuu电影